首页 产品推广正文

200万租车牌只是冰山一角?京牌背后的交易链

admin 产品推广 2024-05-28 10:03:08 38 0

青山网 喷剂测评 洗护测评 健康知识

每个双月的月末,对于北京的千万摇号大军而言,像是期待着彩票是否中奖一样等待着新一期摇号结果公布。

但事实是,本期摇号中签率为1/2622,这样的中签的结果似乎也没有查询的必要,大部分摇号者几乎都是抱着一种走“狗屎运”的心态去流程式的查一下,毕竟这个世界上偶尔还是会有奇迹的。

超低的中签率,不断严格的外地牌照监管力度,京牌便成为极为稀缺的资源。因此,那些在北京买车成刚需,对京牌又十分渴望的人,在现实的逼迫下,只能妥协通过“曲线”交易来获取京牌。

花200万租车牌

近日,根据北京市公安局通报,驾驶劳斯劳斯轿车堵塞北京妇产医院急救通道的女司机单某某,已被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,原因是在其行政拘留期间,警方发现其涉嫌伪造、变造、买卖身份证件犯罪。

据了解,单某某所驾车辆悬挂的京A88519号牌,并非属于自己所有,目前所有人为和某(男,55岁)。而对于此京牌的来源,经过警方调查得知, 2018年6月,单某某的丈夫徐某(男,53岁,民营企业法定代表人)出资购买该劳斯莱斯曜影牌小客车,后委托郭某(男,25岁,曾为徐某司机)寻找“好车牌”。

郭某先后向徐某索要200余万元,后找到和某,商定以“租用”号牌形式,将单某某的曜影小客车以交易方式办理转移登记至和某名下,并启用和某处于保留状态的京A88519号牌。但按照现行的《机动车登记规定》,此号牌无法过户到单某某名下。

事实上,单某某所驾车辆悬挂的京A88519号牌,并不止是经过一次交易,其初次登记为一辆松花江牌微型面包车,车辆所有人为本市居民李某;2004年,李某将车出售给一个企业;2005年,该企业又将车出售给王某;2007年,王某将车出售给和某,和某持有该号牌至今。

自北京2011年实施摇号政策开始,因一号难求,出现严重的供需不平衡,便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铤而走险过上了“背户车”的日子,有买方就有卖方,因此也就涌现出各种各样关于牌照的“暗箱操作”。

京牌交易五花八门

由于市场上没有正规的买卖车牌的渠道,而京牌又是一个需求极大的市场,因此,各路商贩不惜违法违规,甚至是打着擦边球进行着京牌交易。

目前,京牌交易市场上,呈现出多种形式,包括租牌、售牌、背户车三种模式,不同模式“代价”不同。

第一种是租牌,常见的操作方式是与牌照主人商量好牌照使用周期,支付一定费用后取得指标,并将自己购置的汽车置于该指标下。一年短租不到2万,租期越长,单位租金越低,而长期租赁则根据指标持有者的身份证有效期决定。

目前市场上常见的是,与亲戚朋友租用牌照,根据市场行情,双反私下商量好租金费用。

第二种是售牌,与租牌相比价格相对较高,同时涉及到原本车辆牌照号码的“吉祥”程度,价格差距巨大。同时,操作方式和指标到位时间长短也是影响售牌价格的重要因素。目前可实际操作的方式分为:直落、结婚过户、企业法人变更,以及遗产继承,四种方式。

汽车头条APP经过走访询问调查发现,目前的京牌交易市场行情为:“直落”可以直接落户到名下,但价格较高,至少需要30万,交易周期为一个月到一个半月,但至于渠道,中间人却说“不方面透露,但肯定正规。”

中间人更建议使用“假结婚”的形式,据他介绍,假结婚只需要定金4万,之后办完手续一共需要17万,而且最好是要父母离婚,之后其中一方再去假结婚,因为北京的老头、老太太有牌照的比较好找,价格也相对来说是比较便宜的。这也就意味着,如果一个年轻人想要获得一张京牌,不仅需要花费十几万,而且还要让父母离婚,再假结婚。

仔细想来,这其中会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,比如中介找的人到底靠不靠谱,双方是否全力配合,假结婚到再离婚这期间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等等,一旦中间出现任何问题,极有可能要走向法律的纠纷。

第三种是背户车,即把车牌和二手车捆绑销售,优势在于交易后到车辆报废之前可以一直使用,并无任何复杂手续,缺点在于使用者不能根据自己的需求置换车辆。而且一旦发生交通事故,实际用车人并非登记公示的车主,相应的保险及理赔事宜均由登记车主出面进行,因此极有可能发生法律纠纷。

可见,不论是哪一种交易方式,买方和卖方在牌照的“交易”中都可能承当巨大的法律风险。

微商还忙碌的车商朋友圈

比京牌价格更高的是介绍京牌的“中间人”,他们的朋友圈比微商要忙、比代购发的要频繁。

尽管心里非常清楚做“车商”有着很大的风险,但由于从中赚取高额的差价促使着他们为此冒险,“有钱干嘛不干啊?”而且在他们看来,因为有这样的市场需求,是一件“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”的买卖,卖方有多余的车牌,而买方有对京牌的刚需,就算是有风险也是买卖双方的事儿。

而且该车商还向汽车头条APP透露,“随着外地车牌限制马上要来临,所以目前对京牌有需求的人越来越多,都想赶着在外地车牌大限之前先占上一个车牌,而且随着京牌需求的人越多,市场的价格也在不断的调整。”

即便如此,也有一大批人对京牌有着极度的渴望,毕竟在北京有着一大批对摇号绝望的人,只能寄希望于这种存在一定风险而且高价的租牌、买牌中,而身边大部分“租赁指标”的用户表示:“对摇号已经绝望了,但确实又有上下班开车代步的需求,而且外地牌也越来越不方便。对于所谓的风险,大部分人都这么干,就算出事儿,倒霉也不会那么巧落在自己身上。毕竟这种交易属于对等的、相互制约的,双方只要沟通好了,问题就不会太大。”

面对比中彩票还难的摇号概率,或许他们顾不上风险,也只能“不走寻常路了”!但小编认为“摇号”始终不能停,万一“摇号梦想”见鬼了呢!

版权声明 1、本网站名称:三九知识
2、本站永久网址:www.1puu.com
3、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
4、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aaw4008@foxmail.com
5、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,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rongxh.com/tuiguang/45605.html
七月七龙道胶囊 NO17久皇 爵士焦点 壹小拾养护液 牛鲨喷剂 黑豹喷剂 久医官喷剂